相见恨早英格兰翻身?(图)
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1-24 20:23:22

  • 来源:admin

  美国队多诺万补时阶段的神奇进球,造就了又一次英德大战。南非世界杯1/8决赛的遭遇,将是第28次英德大战,之前的27次交锋,德国10胜5平12负处于下风,在世界杯历史上两队交战过4次,德国1胜2平1负与英格兰平分秋色。在1990年世界杯和1996年欧洲杯的鏖战中,笑到最后的都是德国,这一次,英格兰能翻身吗?本报记者现场观看了德国对阵加纳一役,比赛难言精彩。下一场淘汰赛,德国、英格兰这对难兄难弟,拼吧。

  严格意义上来说,这是一场乏味的比赛。能够聊以的是,厄齐尔又一个进球,仅此而已。对于德国队而言,当“亚洲的德国队”韩国都已经出线,而自己还在生死线上徘徊,这多少有点尴尬。但是看一下阵容,现在的德国有哪个一线球星?青年才俊不少,但是顶尖的还没有。

  “德国队16次参加世界杯,从来没有在小组赛被淘汰过,我们会保持这个传统。”勒夫在赛前说这话的时候顿了一下,摸了摸鼻子,在心理学上被认为是说谎的体现。德国媒体进一步扩大“延续性”这种心理暗示,“自1950年世界杯实行小组赛以来,连续14次闯入世界杯的德国队还从未在小组赛中失手!这一纪录连5次获得世界杯冠军的巴西队也无法匹敌(巴西在1966年世界杯小组赛遭淘汰)。”

  比赛开始前的仪式似乎更吸引闪光灯和目光,当比赛开始后,恐怕只有真正的本国球迷才愿意聚精会神地看这么一场沉闷的角逐。德国主攻,加纳主守,后者的反击似乎更显得犀利,到了下半场更多时候,加纳人开始驾驭比赛。

  一个小时的等待,连Vuvuzela这么具有威慑力的东西都有些打蔫,毕竟进球才是足球场上所需要的。第60分钟,托马斯·穆勒右路与拉姆连续配合后内切低传,厄齐尔禁区弧顶停球左脚半凌空抽射贴左门柱入网,1:0!在即时积分榜上,德国6分跃居首位,加纳与塞尔维亚同积4分且净胜球相同,仅因进球数优势排名次席。于是加纳人开始着急了,疯狂地展开进攻,德国后防那个像竹竿一样的默特萨克有些微微颤颤,看上去并不是那么稳固。在场边蹦跶了一个多小时的蒙塔里上场了,他看到了德国人,但这并不是在伯纳乌的欧冠决赛,他的身后没有国米的队友,所面对的也不仅仅是拜仁的球员。

  这就是德国人,他们不需要华丽,把1:0保持到终场就可以了。比赛结束的一刻,德国为他们的延续性出线庆祝。屏幕上打出澳大利亚2:1战胜塞尔维亚的比分,还在沮丧中的非洲人开始加入到庆祝中,好像曾经的“敌对”完全不存在,两拨球迷互相加入到对方的阵营中,唱歌、跳舞、合影……这是个双赢的球场,这个晚上没有真正的失败者。

  勒夫的表情并不是很热情,他比任何人都早想到,下场的对手是英格兰。“和英格兰将是一场经典,我们很期待张比赛的到来。”事实上,相比较更具有毅力的美国大兵,目前状态奇差的英格兰不啻为一个可以接受的对手。

  德国VS加纳,因为少了两个类似位置上的“Michael”,所以逊色了不少。一个是埃辛,一个是巴拉克。

  这是个很玄妙的关系:他们是切尔西的队友,都是受伤无缘世界杯,前者续约到了2015年,后者只能回到勒沃库森养老;因为埃辛的受伤,凯文·普林斯·博阿腾成为了加纳队后腰位置上的主力,而正是这个人在足总杯决赛中踢伤了巴拉克;而最具有看点的则是,巴拉克在国家队中的队友热罗姆·博阿腾,正是大博阿腾的同父异母的兄弟。

  就在开赛前的几个小时,当德国队主教练勒夫宣布将小博阿腾列入首发,谁都知道这将是世界杯历史上第一次兄弟对决——是的,不是兄弟合作——这在以国家为单位参加的赛事中,恐怕是第一次,未来的很长时间内也将是唯一的一次。当另一个球场的斯坦科维奇都在为自己的“第三个祖国”(从南斯拉夫、塞黑到如今的塞尔维亚)国家队出线而拼老命了,世界杯的兄弟对决算不上什么特别的奇闻怪事。

  促成这桩美谈的,应该就是那个时尚潮人勒夫,因为大博阿腾在加纳是铁定的主力,而小博阿腾则不是。是顺水推舟,还是“找事儿”,这个只有勒夫最清楚。但是球迷都觉得,这样挺不错,没有人会反对。

  从德国青年队转投加纳成年队,这在德国人看来本身就是“叛变”,再加上铲废队长巴拉克,大博阿腾成为了德国媒体口诛笔伐的焦点。当大屏幕上率先介绍凯文·普林斯·博阿腾时,视频中的主角用很拽的方式双手在胸前互插,随即的全场的嘘声响起……不过他却是黑人心目中的英雄,Vuvezela的反抗声也随即响起。有趣的是,只有小博阿腾把自己的姓印在了球衣上——20博尔滕,而那边身穿加纳球衣的23号则是低调地印了凯文,他的队友则依然印的都是具有非洲特色的姓氏。

  作为中场球员,顶替埃辛的大博阿腾颇具有大将风范。随着比赛的需要,他从防守后腰逐渐提升到攻击型前腰,对德国队的比赛,凯文上半场就有一次很惊险地门前蹭射顶偏,如果此球能进,估计局势还要混乱不堪。然而这次进攻,正好就是加纳队阿尤过了热罗姆之后的传球所致。不知是战术安排还是刻意回避,凯文主要攻德国队右侧一带,而热罗姆防守左路,两人碰面的机会有,但彼此真刀真枪交锋的一对一时候几乎没有,大多数场景是没到跟前就已经把球传走,顶多在互相卡位时有过挤撞。所有的德国人都对凯文还算客气,他们说“用进球报仇,而不是犯规。”

  凯文身上有多达13处文身,其中一处是在右手上臂的骷髅头图案,上面写着“这个世界是属于你的”。相比哥哥从小和柏林街头的问题少年们混在一起,热罗姆受到很好的教育,他性格腼腆,但是总是礼貌面对每一个人。球场上,热罗姆总是很有纪律性,凯文则更有激情和创造力。

  看看他们赛后的话。小博尔滕说,“我为加纳队的出线感到高兴。”而他的哥哥说的是,“我觉得德国的球迷尤其是球员应该感谢我,他们都觉得,没有巴拉克的德国队踢得更好看了。”

  比赛进行到下半场一半的时候,本场比赛的现场观众人数从屏幕上显示出来,主持人用洪亮的声音把这个数字告知全场,全场的广场一片沸腾。“Bepartofsthbig(一起开创大场面)”,姚明在休斯敦的广告让这句话的知名度迅速提升,而事实上,很多人都愿意成为一场盛典中的一部分。对于一个总容量为94700的体育场而言,九成的上座率颇为可怕,而偶尔全场整齐划一的Vuvuzela的轰鸣声,让这个数字并不仅仅是体现在视觉上,而是让你的耳朵也能知道。

  球场上同时最多只有22个人踢球,但正如夏奇拉所唱的主题曲“ThistimeforAfrica(非洲时刻)”,在非洲这块洋溢着热情以及艺术元素的土地上,世界杯只是个舞台。你不得不怀疑,有些球迷——或者说他们甚至可能不懂球,只是把世界杯的赛场当作自己的舞台,借助这个球场的背景来舞蹈。

  看台后有一群非洲本地的球迷,他们或许是本地某个高校橄榄球社团的拉拉队,显然他们是有备而来。穿着便装,面对着球网,唱着歌,跳着那种在美国青春片中常有的拉拉队舞蹈,还不时转圈圈——他们到底能看几分钟球?这个并不是问题,有些人是来看球的,有些人是来享受的,享受的方式不同,而已。

  不过毕竟有那么多人还是奔着比赛而来的,你不能简单地用肤色来区分他们,前面的提到的拉拉队中有白人,他们甚至还带动了周边的欧洲游客和他们的一起跳。只能这么说,非洲人大多支持加纳队,而欧洲人则是德国队的簇拥。两拨球迷零零散散地穿插在一起,只有一些旅行社组织的德国人才能占有一块比较统一的区域,在那儿挥动着黑红黄不同的旗帜。

  举着手里的啤酒,一个德国球迷走到看台最靠近球场的地方,背向球场,朝着德国球迷唱起了歌。这是欧洲人的方式,在这个冬天引起了一些德国同胞的相应,但是这些歌声很快就被Vuvuzela更大的噪音所打断,然后更响的歌声,更响的Vuvuzuela……只有赛前奏国歌的时候,非洲兄弟们才是安静的,其他时候他们都在破坏一些能够产生旋律的可能性,而创造出更回归原始的那种可以吓跑狮子和狒狒的声音。于是德国人罢休,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,边上的黑人朝他坏笑,“See,ThistimeforAfrica!(看,非洲时刻)”

  歌声和Vuvuzela的斗争在这个球场任何角落都有,德国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戴上耳塞,一位老兄在厕所解决问题前唱起了歌,大喊施魏因斯泰格的名字——或许在这个场合还能被提及是德国队7号的荣幸,喊声引发了厕所内所有人的共鸣,但是很快Vuvuzela和小喇叭嗡嗡地冲了进来。的确,厕所分性别,但是不分国界。

  这个时候,厄齐尔破门了,这是你区分双方球迷最好的时候:当球网震动的时候,所有的德国球迷都会在第一时间触电般站起来欢呼,而加纳人则安静地坐在座位上,有些落寞……之前被斗败的德国人和边上的黑人球迷碰了下瓶子,得意洋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