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暴风少年》拍出边缘少年处境文:曲 飞
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1-24 20:21:34

  • 来源:admin

  图:男主角诺.帕拉度的表现可谓光芒万丈,笔者认为他可以透过影片问鼎奥斯卡

  对于拍摄边缘青少年的题材电影,不同国家的导演的视点都各有不同。例如英国黑色幽默电影《迷幻列车》(Trainspotting,一九九六年)就是其中一部经典作品。应届康城影展的开幕电影《暴风少年》(Standing Tall,二○一五年)就是探讨法国青少年问题的社会现象。编导运用细腻的笔触和强而有力的拍摄手法,呈现出男主角如何对自己爱莫能助的心态。影片在毫不滥情的处理下,让观众了解到只要生命中有爱,就会有无限可能的变化,即使生活常常充满无力感或无助感,也会发现到它值得走下去的理由。

  影片由新鲜出炉康城影后,身兼演员、导演、编剧的法国籍女子艾曼纽.贝歌(Emmanuelle Bercot)执导及联合编剧。因为她的舅父是个青少年辅导员。在她小时候的一个暑假,曾到布列塔尼(Brittany)探望当时正在带领暴风少年夏令营的舅父,而这些参加者当中更有一名是青少年罪犯。出身于生活条件颇佳及健全家庭的艾曼纽‧贝歌,看见这些没有她那么幸运的年轻人的激烈言行,有很深刻的感受。她对于他们的傲慢无礼、对权威与社会规则的反抗感到好奇,同时也很敬佩她的舅父和其他辅导员对这些青少年的循循善诱,帮助他们返回正轨,教导他们爱己与爱人,自重与重人。于是,她一直想拍摄一部相关题材的电影。结果,她找来玛西亚‧罗曼诺(Marcia Romano)一起编剧,由于她们都曾经就读法国顶尖电影学府La Femis,顺理成章一拍即合。

  剧本以三条故事线的概念组成:辅导员、法官和暴风少年。剧本没有过分的零碎轶事─这是十分聪明的选择,因为如果内容太多零碎的东西,就会失去戏剧张力和焦点。编剧?重描写教育的过程,把一个法国边缘少年在返回正轨的路上所遇到的各种帮助他的机构、人、方式都呈现出来,所以片中的所谓暴力场面,都是刻意安排发生在室内,在少年接受辅导的各个场所。同时间,编剧为剧本注入了一些浪漫元素,例如男主角最后有了自己的孩子,成为年轻的父亲。编剧这样安排,除出要给主角寻找到自己的生命曙光之外,其实在百分之九十五的情况下,这些边缘少年都是因为爱情而令他们学懂向前走,他们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没有自尊,不懂得爱与被爱,但是当爱情来到时,却是苦海浮屠,可以救他们一命。

  在拍摄技巧方面,导演再次与摄影师Guillaume Schiffman合作。影片选择以纪录片风格来拍摄,因为她要拍出一种写实的味道。她明显不想画面太过风格化,正因如此,导演要很实在和精炼,灯光要控制得很精准。值得注意的是,由于导演不想只拍出故事的社会黑暗面,而是想拍出充满光明的电影,所以为这个忧伤的故事加入一些诗意,其中一项重要元素就是在配乐方面?手。现在影片中的配乐主要以古典音乐为主,导演是想选择以不同类型的音乐去衬托反叛少年的世界,由于男主角不是典型的边缘少年,而且他也是个不爱听音乐的少年,所以导演以古典音乐来反衬出他的苦涩世界,以强烈的对比来引动情感。

  至于演员表现方面,饰演男主角的诺.帕拉度(Rod Paradot)表现可谓光芒万丈,笔者认为他可以透过影片问鼎奥斯卡。他虽然毫无演出经验,当初选角总监Elsa Pharaon是在一间职业先修学校找到这位正修读木工课程的学生。诺.帕拉度拥有一张青涩的面孔,仍然很孩子气。导演是看准了他可以演绎出角色不是典型的“死飞仔”或道友烂仔,也可以扮演到角色十三至十七岁的年龄层面,这明显是导演不想找不同年纪的演员来扮演,所以一定要找到一个无论扮演哪个年纪也有说服力的演员。结果诺‧帕拉度被选中了,透过只有两个月的训练时间,就能够演绎出这种内心充满矛盾和复杂的角色,可谓绝不简单。

  另一个焦点演员,无疑是辅导员的宾诺尔.马基梅(Benoit Magimel),他在二○○一年凭《钢琴教师》(The Piano Teacher)成为康城影帝。这次他的表现没有令笔者失望。他既有男子气概,同时也有“受伤男人”的特质。而这个辅导员角色最感动观众的地方,是他有多次很想放弃男主角,但最后也坚持下去。因为他曾经觉得自己不会成功,三番四次说他已经很累了,但同时他知道自己不可以被击倒,因为他自己也曾经是个边缘少年,所以很了解这些孩子的心理。他最初对男主角没有太大的同情和怜悯,就好像有点铁石心肠,他一直都很冷静地观察,但去到某一点,发生了一些事,改变了整个形势,他就开始改变了对男主角的态度,做了很多心灵上的探索与沟通。这个角色演绎困难在于要观众看到他的改变和成长,以及是个勇敢而同时又曾受过伤害的人。

  而这类型的剧本,另一个最难处理的角色,一定是男主角的母亲。因为她可以说是整个忧伤故事的起点。现在男主角的母亲是一位吸毒者,两名儿子的母亲。这角色非常复杂,她是个很粗糙的人物,同时又时常想哄骗别人,有很多不同内心层面,是个很硬颈的人,同时也很真诚,有时有点古怪。最能表达到这个角色的一幕,是她在狱中探望儿子时,拒绝把电话号码给她的儿子,观众会认为她的思维模式和不负责任,她跟儿子的说话方式,似是只想当他的普通朋友。但是,最后她对儿子说:“好啦,我把电话号码给你,但你不要打给我。”表面上她根本不是一个妈妈。但当儿子转身离开返回监房,她又郁郁地说:“连拜拜也没有一句!”这一幕交代了一切,她和儿子是相依为命的,他是她人生中最大的成就,即使她是个失败的母亲,对她来说他仍是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,她的爱是失调失衡的,但她是爱他的。

  编者按:《暴风少年》将于本月十九日上映。片长:一百一十九分钟,级别:第Ⅲ级